志稿中出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发布日期:时间:2012-06-04 07:52 】【点击率: 】【作者: 卢凯旋 】

志稿中出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 

——在《湖南省志(1978~2002)》第三次编纂工作会议上的发言
2010-05-19 
 
 

   

志书作为“官书”、“政书”是代表政府说话的权威性著作。作为省志编纂处的工作人员,我们深知责任重大,有时甚如履薄冰,唯恐有什么闪失。因为志书一有闪失,哪怕是很小的疏忽,都不是小事。所以我们思想上时常绷紧一根弦,丝毫没有怠慢。

   我经历过第一轮志书的编纂的全过程,现在又在编辑出版第二轮省志。自己有过欣慰,那就是在我们手上编辑出版过一些志书,其中还不乏上乘之作,比如第一轮省志有不少在全国和全省获奖,第二轮省志也有不少的志书质量不错,如《审判志》、《司法行政志》、《银行志》等。但也有遗憾,那就是出版的志书和看到的志稿质量还不尽人心,我们自己还不满意,有的甚至很不满意。

  按照会议的要求和安排,我就自己在阅读志稿中发现的带普遍性问题向大家作个汇报,并与大家共同探讨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旨在引起大家重视,进一步提高志书质量。

  

   一、关于篇目

  

  “纂志之道固多,而门类标题则为首要”(李泰棻《方志学》)。篇目,即一部志书的总体设计,层次结构,犹如房屋的框架、桥梁的蓝图。它是收集资料的向导,编写志书的提纲,成书后的目录,它关系到志书质量的高低,决定着修志工作的成败。

  志稿中篇目方面主要问题有:一是志书要求横分门类、横分竖写,但有的篇目分类标准不统一。同一篇、章下,有的以此为分类标准,有的则以彼为分类标准;有的按时间,有的按事类。有的范畴和性质混淆,不是“同类相聚”,章与章、节与节之间不是概念相等的并列关系。有的领属不当,章不能统领节,甚至领属颠倒,节的概念比章的概念大。如有部志稿第四章民族交往下设第三节民族关系,节的概念似乎比章更大一些。又如有部志稿交通章下第一节线路,下设公路目,再设桑永公路、桑大公路、桑龙公路、桑慈公路、县乡公路、柏油路、公路桥等子目。柏油路与公路桥分类不一,特别是柏油路,其他公路也可以是柏油路。有的按线路起止标目,有的按公路质地标目,标准不一。由此引起分类不科学,产生重复交叉。

  二是篇目层次太繁。如《司法行政法》初稿中“监狱经济”章第一节产业结构,下设工业、农业两等目,而目下又按行业分设二、三个层次。这种篇目虽然分类科学,如果是农业志、工业志也必须是这样分,但这是司法行政志,就显得分类太细。

  三是章下无节。如《报业志》初稿第五篇高等学校校报,设26章均无节;第九篇报业经营设8章均无节;第十篇报业管理设4章均无节。还有的篇下的章,有的设了节,有的则未设节。

   四是标题不规范。如《工会志》初稿中就有“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这样的标题。

  拟定篇目,实际上就是归类、标题、组合、排列的问题。篇目的制定和修改是贯穿于修志工作始终的工作。解决上述问题的办法,一是要熟悉志体,按志体要求拟定篇目,要求分门别类,级级统属,全志篇目象金字塔式的层层展开。同一篇章的类目必须是同一性质或同一范畴,横为“平起平坐”的并列关系,纵为一级管一级的统领关系。二是划分好层次,做到层次清楚。省志的各分志虽然只记述全省某一领域或某一事业,但内容仍很庞杂。这种事物的复杂性,就构成志书篇目的层次性。省志各分志的层次,一般设置到四个层次,即篇、章、节、目,这种梯形网络层次,结构严谨、层次分明、眉目清晰。要指出的是,《湖南省志》各分志并不强求每部志每篇每章都横分到目,一些内容比较单薄、资料不多的事项,可以只分三个层次,即从节开始竖写;一些内容多、资料丰富的事项,就可以分到目甚至子目才进入竖写。这里要强调的是,《湖南省志》各分志的至少要有三个层次,即横分到节。章下无节,直接记述似有不妥。而子目下再细分又似乎层次太多太细,势必割断事物本身的联系。象上述的“监狱经济”,本来只是监狱工作的一部分,而工业、农业又是监狱经济的小门类,分得太细、确无必要。三是认真推敲标题。志书的标题要求“确切、简练”。所谓“确切”,就是概括全文而无遗漏,概念明确而无歧义。就是要求在“概全、提炼”上下工夫。所谓“简练”,就是要把丰富的内容凝结在简单明了的几个字上,使人一目了然。篇、章、节的标题,大多是标明门类,一般只用名词、主谓词组,如“养殖业”、“植物保护”、“良种推广”等。名词、主谓词组的前面,不加定语、修饰词,如“养殖业”不要标为“迅速发展的养殖业”,“棉花生产”不要标为“湖南的棉花生产”。名词、主谓词组的后面,不要加表语、附加词。如“产品结构”不要标为“产品结构的发展和演变”,在名词、主谓词组的前后加定语、表语,不符合志书标题的要求,而且限制了范围,难以统括所属条目的内容。此外,还应避免使用史体式的标题(如“史略”、“简史”)、通讯报道式和工作总结式的标题(如“在绝境中得到扶持恢复”、“在发展中逐步限制压缩”、“家庭副业蓬勃发展”等)、文艺式的标题(如“巍峨壮丽的长白山”)、指示性标题(如“掌握生产环节,适时播种”)、标语口号式标题(如“加强市场管理,打击投机倒把”)、广告式标题(如“名扬中外的吉林老山参”)、教科书释义式标题(如“地貌的含义”)、论文式标题(如“煤炭在经济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等等。

  

  二、关于概述

  

  这里的所说的概述,包括各分志的总概述和篇章下的无题概述。

  由于志书横分门类,事以类聚的结构特点,各门类之间,事与事之间各守门界,相对独立,缺乏有机的、内在的联系,看不出事物总的发展全貌及因果关系和经验教训。因此,这一任务便由全志概述和各篇章的无题概述来承担。

  志稿中概述方面的不足是:有的概述不概,写得太繁杂、冗长,抓不住主体,分支蔓叶写得太多,有时甚至堆砌史料,与后面篇章的具体记述累相重复,更有甚者是把一些不好归类的内容放在概述来记述。有的概述又太空洞,把概括性的记述变为概念

顶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