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贵在用

【发布日期:时间:2018-01-05 15:37 】【点击率: 】【作者: 杨宗兴 】

 

志贵在用

——新时期读志用志路径创新探析

(以湖南省城步县为例)

摘要:改革开放以后,全国地方志事业空前发展,修志成果显著。但读志用志一端却明显滞后。本文从修志用志的失衡现状,探究成因,体察创新用志的路径。提出一要创新用志观念。即要树立以“用”为导向的观念,其次要树立为“用”而鼓呼的观念。二要创新用志机制。即:建立方志学与用的介入机制。方志人要增强方志文化的自信,将方志文化,地方历史推向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学习之中。建立方志的传播和营销机制,梳理畅通传播渠道,让方志走向社会,走向世界。三要创新用志手段。一、“筑巢引凤法”,首要任务就要建立好方志馆、方志网、方志期刊,用自己的大平台宣传方志;二、“借船出海法”,就是借助传媒,为我所用,把方志文化推广开来;三、“移花接木法”,就是将方志元素植入另枝,以新的载体展示出来,达到资政育人的功效。

关键词:用志、路径、创新

时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盛世,作为文化国粹的方志如日中天,空前发展,志书年鉴卷帙浩繁,汗牛充栋。全国地方志系统最新统计数据表明,“截止201510月底,全国编纂完成首轮、二轮省市县三级志书8000多种,编修部门志、行业志、乡镇村志27000多种,编纂地方综合年鉴2300多种,累计整理旧志2500多种,编纂出版了字数以百亿计的地情书。”

就湖南而言,《湖南省志》规划编修的66部分志,业已出版46部,位列全国第三。14部市州志书,已出版5部。121部县级志书,已出版85部。《湖南省志(综合本)》、《湖南乡镇简志》正在编修中。《湖南年鉴》连续公开出版31卷,市州年鉴全部实现公开出版,县市区年鉴创办81部。方志资源的开发形势可谓如火如荼,令人欣慰和鼓舞。然而,方志利用就不尽人意。志书的发行面不广,数量不多,读者群很窄。存在一头热一头冷的问题。如何解决这种“冷热”失衡症,实现开发利用并举,均衡发展,尤其是让读志用志这头热起来呢?本文发表一管拙见与同仁商榷。


一、志书利用不够的成因。

1、“官书”“官用”旧思维的制约。

地方志书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综合性文献,被誉为“一方之全史”。纵贯古今,横陈百科,内容广泛,信息量大。自隋唐以来志书列为官方编纂,谓为“官书”。因此,成为统治集团治理国家管理社会的重要工具。正所谓“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邑者以志为鉴”。在古代,既然将志书称作“官书”,自然,就成为官方的专利了。发行的数量十分少,民间利用的机会非常有限。比如,我们城步县,在清康熙、乾隆、同治三个时期都修过《城步县志》,但这些志书印刷量很少,现本县已无这些典籍真本。档案局、方志办仅留存有同治版县志影印本。历史发展到今天,这种思维模式仍然存在。各级编纂出版的志书年鉴一般供交流赠送使用,一部志书成书后多则印几千册,少则几百册。在市场上流通的份额为数不多。

2、“重修轻用”惯性思维影响。

修志自古到今,都是官方的重要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相继出台了《关于新修方志的几点意见》、《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条例》、《地方志工作条例》、《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等一系列文件。地方志工作从依法修志转变到依法治志的时代。关于修志编鉴是硬指标硬任务,有明确的时间要求,质量要求。利用志书相对而言则是软指标。作为修志的主体,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地方志管理机构,他们倾注大量心血修成志书后,自然而然就松了劲、歇了气。至于志书为谁服务,怎么服务,就很少有人问津了。他们与实业家的不同在于没有把作品当成商品,除了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备,向本级党政领导报送,向相关部门赠与外,就懒得再扩大利用领域,大多数地方的志书基本上是放在库房里,“养在深闺人未识”。各地的新华书店、图书馆,也很难觅志书的踪迹。总之,方志的开发利用还停流在计划经济的水准上,缺乏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理念和手段。某种意义上而言,方志的利用率与开发率不成正比,很不平衡。

二、依法治志条件下的读志用志路径创新探讨。

1、以观念创新求得读志用志的新突破。

传统意义上,方志的功能不外乎“存史资政教化。”当今世界,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面对新的历史条件和现实情况,《全国地方志事业发


展规划纲要(20152020)》对方志的开发利用提出了新的要求,指出“坚持修志为用。发挥地方志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开发利用水平;拓宽用志领域,提升服务大局能力,为党政机关,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服务;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社会读用志水平。”按照这一要求,我们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创新观念。首先,树立以“用”为导向的观念。无论修志还是编鉴必须从“三为”(为党政机关,为社会各界,为人民群众服务)方针出发,构建框架,设立篇目,组织材料,做到有针对性,有可读性,有实用性。尤其是要突出“育人”的功能,编好中国故事,百姓故事。比如,我们在编纂《城步年鉴》(2013年卷、2014卷)时,就以“特载”的形式着重编写了“全国生态示范县创建”成果,图文结合地记述“湖南两江峡谷国家森林公园”、“湖南白云湖国家湿地公园”、“湖南金童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湖南南山4A级风景名胜区”,着重编写了“城步吊龙”、“城步婚嫁歌”、“城步苗拳”、“城步傩戏”、“城步杨家将文化”、“城步油茶”、“木叶吹歌”等一批国家、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重点录载,惊现城步的大量“古苗文和古岩画”。这些史迹的编录极大丰富了年鉴的内容,提升了年鉴的“含金量”。因此,这两部年鉴为很多专家学者所推崇,为广大群众所喜爱。求索者不断,印刷两千册,所剩无几。2016年,获评湖南省优秀年鉴二等奖。其次,要树立为“用”而鼓呼的观念。对方志人而言,修志是职责所在,读志用志更是一种社会担当。修志并将其推广应用到社会中去,两者都重要,两者都不可偏废。初级层面上讲

自己必须去践行读志用志之职,做读志用志的模范。最高境界是激发全社会去读志用志,分赏志书的历史营养和智慧,以启未来。要实现志书为社会所用,为社会服务之终极目标,各级政府地方志管理部门就必须抢占宣传的高地,充分利用传媒,推介方志成果。同时,要依法加强市场营销策略,让志书走向市场,走进千家万户。

2、以机制创新求得读志用志的新保障。

首先是建立方志学用的介入机制。我们党和国家一向重视对全党全军全民的教育,形成了很多很好的学习制度。比如,党内的“三会一课”制度,各级党委中心学习组制度,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学习制度。等等。我党我国历代领导人也十分重视地方志工作,是读志用地的典范,作出过重要指示。毛泽东主席


指出:“领导者要尊重历史。不懂历史的人,就不能理解现实,各级领导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利用地方志提高领导水平。”20115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能力建设高峰会议上指出:“构筑终身教育体系,创建学习型社会。”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创建学习国家”的目标。

我们各级方志机构应深刻学习领会贯彻执行党和国家领导相关指示和有关文件精神,增强方志文化的自信,主动作为,乘势而上,将方志的内容介入到各种学习活动之中。力争在党课中有地方史专讲,在中心学习小组上有方志的专题,在其他学习活动中有方志的内容。比如在去年全党开展“两学一做”的工作中,我们城步就主动实行“介入法”。以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为契机,深入挖掘红军长征过城步的史实,进机关进学校,下企业下乡村开展“弘扬长征精神,锤炼党性修养”的专题讲座,让广大干部职工、教师学生受到教育。

其次是建立方志的传播和营销机制。方志和其他出版物一样同属文化产品文化商品。产品需要人使用,商品需要买卖。传统的方志传播途径很狭窄,仅限于赠送领导和业内交流。愚认为,在赠志的层面还应拓宽受众。比如,方志成书出版后,应及时召开发布发行会,将倾注着方志人巨大心血的志书年鉴发送给所有涉及的部门单位领导和撰稿人员,发送给各级方志管理机构和方志馆库,发送给有关专家学者,发送给有需求的社会各界团体和人士。我国方志的市场营销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方志是综合性文献,是众手而成。按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第14条规定,“编辑作品由编辑人享有著作权。”《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12条规定:由法人或非法人单位组织人员进行创作,提供资金或者资料等创作条件,并承担责任的百科全书、辞书、教材、大型摄影画册等编辑作品,其整体著作权归法人或非法人单位所有。由此可见,志书是编辑作品。方志机构拥有整体著作权。但《著作权法》有规定,编辑作品中独立章节条目的著作权归属撰稿人(写作人)。正是编著交叉的原因,难以对利益进行分配,以致阻滞着志书上市营销。怎样破解这一瓶颈,这就需要从立法层面加以解决。愚认为,要将著与编的利益加以明晰,加以剥离。作为编修的方志机构,得先应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关于出版文字作品报酬暂行规定》支付撰稿人的稿酬。志书的销售权应归属著作的单位。


如此,推进方志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经国家批准,于1994年创办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现已编辑出版了《中国年鉴网络出版总库》,收录年鉴4225种,24000册,其中收录湖南13个地州市47个区县的年鉴。并通过全球最大的创新知识聚散和知识获取门户网站——“中国知网”即时国际文化传播。这是一条传播和营销方志的有效捷径。我们应与《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中国知网建立起合作关系,将自己的成果通过他们传播出去。

3、以创新手段求得读志用志的新成效。

方志传播阅读运用的成效如何关键取决于手段创新的力度。这里略谈几种方法。

①“筑巢引凤”法。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指出,“要加快方志馆和地方志信息化建设,用新的理念和技术加强和创新对地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推动地方公共文化建设,使地方志更好地发挥传承历史、展现当代、启引未来的作用。”20152020年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出“加快信息化和方志馆建设”的要求。国家领导人的重要指示和国家的重要法规性文件为方志的运用提供了强大的法治支撑,省市县,特别是省市两级应牢牢把握好这一历史契机,筑好方志应用之巢,建好方志平台。主要是要建设好方志馆、方志网。县一级至少要开辟“地情网”站。各方志馆要采取报送、交流、购买等方式,收集天下志书,充实馆藏。同时,要积极宣传、引导广大民众进馆阅读,为领导专家学者提供服务,尽可能激活方志资源,体现方志价值。从全国市县的“地情网站”建设看,仅流于一种形式,无管理机构,无专业技术人员,无正常的营运机制。这些问题亟待解决,应把它建成像新闻网站一样的网站,提升点击率。除此以外省市两级可以办好方志刊物。我们湖南的《湖南地方志》、《文献与人物》两本内刊办得不错。常德市的《武陵古今》水平也较高。这些优秀期刊、双月刊是可以申办成公开发行出版物的,使其受众更宽更广。  

②“借船出海”法。当今世界,新闻事业高度发达与繁荣,自媒体也异军突起。可以说媒介无处不在。“借船出海法”就是要借助传媒来宣读方志,化古为今,以古鉴今。怎样去复活历史呢?一是以重大纪念活动为新闻切入点再现历史。比如,建党建军建国的重要节日,党和国家都要举行大规模的纪念活动。我们各


级方志部门应牢牢抓住这些机遇,主动出击,与宣传部门和媒体开办专栏专题,充分让地方的历史再现影视和报刊杂志,达到资政育人之目的。我们城步史志办,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活动中,与县报社县文联联合开辟了“抗战英烈传奇”专栏专刊,推出了城步一批抗战人物,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活动中,我城步县史志工作者,深入史海钓沉,挖掘了毛泽东与城步农运,毛泽东长征过城步,毛泽东与湖南一师城步籍同学,毛泽东亲批城步苗族自治县,毛泽东“文革”中保护城步南桥石狮等史料与传奇故事。这些鲜为人知的历史见诸湖南党史期刊《湘潮》、湖南红网、《邵阳日报》、《天下城步》等媒体。这些宣读在城步引起轰动,城步读者惊异地说,想不到一代伟人毛泽东与城步苗疆还有这么多的故事!二是以传统节庆活动再现历史,我们城步重大的节庆主要有城步苗族自治县庆和“六月六”山歌节。县庆为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2016年城步举办了自治县成立60周年大庆活动。我们史志办积极作为,向大庆办组委会提议编印《画说六十年》纪念册,得到县委县政府的批准。在县委宣传部的直接领导下,我们完成了这本精美画册,这本画册,推介了城步历史渊源,城步风云人物,城步民族团结进步,城步经济社会的深刻变化等。同时,我们史志部门还协助县委县政府兴建了“城步发展展示馆”,运用现代电子高科技手段展示了城步的过去与现在,展现了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雨露光辉的大爱。城步“六月六”山歌节从20世纪末始办。17年间,完成了从乡办到县办到市办再到省办的提速提质和华丽转身。现在,它是湖南省的主打节庆品牌,每年在互联网上设东南西北中五大山歌赛区,海选五大山歌王,“六月六”山歌节在城步举行颁奖晚会。我们密切关注着这一节庆,及时跟进,和宣传部门一道,挖掘整理宣传城步山歌文化。今年,我们与移动公司、新华书店合作,将方志读物推荐为“二十二个世界读书日”的赠阅读本,当天,赠阅量达200册。我们这些“借船出海”的做法,较大提升了方志的影响力和存在感。

③“移花接木”法。所谓“移花接木”就是将方志元素植入某一载体。首先,将方志元素植入旅游景点景区,使自然与人文珠联壁合。“湖南郴州改造北湖公园时,就认真研究明万历年间《郴州志》等古籍,新建了‘郴州’北湖诗墙” 。我们城步在建设“南湖公园”时,也充分运用了方志文化,打造了“滨江文化”


长廊。刊刻了城步杨姓始祖唐末“飞山侯杨再思”,元代苗军统帅杨完者,明朝开国元勋蓝玉、沐英,以及明代镇守北疆的颖国公杨洪,参加“南昌起义”的革命烈士刘文等一批古今名人生平事迹,镌刻了“打油茶”、“贺郎嫁女”、“打糍粑”等一批民俗图景,以及唐宋以来,王昌龄等诗人吟颂城步的诗词。这样,把方志文化推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眼前,让他们感到浓浓的乡土情怀,革命精神。二是将方志元素实物化。事实上很多入志的东西现尚存实物,比如名人故居、名山名寺等。然志书记载的很多东西确是非物化的,比如历史人物、掌故等。对于这些元素,我们完全可以物化处理。比如,湖南韶山建有毛泽东广场,广场塑有毛泽东铜像,刘少奇故居塑有刘少奇铜像。我们城步在红军长征路上建有红军亭、红军墓、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战斗纪念碑等。这些实物化的方志文化,直观感强,教育效果更好。三是将方志微量元素扩大化。简洁洗炼是方志述事的显著特点。但事实上,读者更想知道事件的细节。如此,我们可以把方志的某一项内容编成专著推介。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活动中我们抓住红军长征过城步的这段历史,编辑出版了《红军在城步》一书。全书约20万字。分“红军三过城步”、“红军故事”、“流散在城步的红军传略”、“红军革命遗址”、“佐证史料”等篇章。系统记述了红军在城步开展政治和军事斗争的历史,传承和弘扬了伟大的长征精神。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部专著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长征沿线省党报“重走长征路大联盟”采访组来到城步时,县委宣传部就将我们的书推向记者,还特请我们为采风组当向导。湘桂七市县的作家“重走长征路活动”来到城步,县文联也向我们索书赠与给采风的文艺工作者。邵阳交通学校组织教职工“重走长征路”前夕,还专门向我们购买了100多册书籍发下去让大家做旅游前的功课。这给我们很大的鼓舞和启示。运用方志的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顶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