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贺民范

【发布日期:时间:2017-02-06 16:53 】【点击率: 】【作者: 地方志办 】


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贺民范

 

 贺民范(1866~1950),字洪畴,号寿乾,邵东县魏家桥镇两头村人,

出身农耕世家,7岁发蒙读书,25 岁中秀才,在家乡设私塾馆。1900

随同贺金声赈灾济民,“甚有劳绩,得奖附贡”,1907年留学日本,并加入

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辛亥革命后,任湖南省临时议会议员兼秘书长,后又

出任安化、岳阳、福建同安、宁德等县知事(县长)。“五·四”运动时期,

任船山学社社长、船山中学校长。1920年与毛泽东等人发起组织俄罗斯研

究会,并介绍刘少奇、任弼时、肖劲光等加入。后参加长沙共产主义小组,

并任长沙共产主义小组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首任校长。1921年贺与匡互生

、黄麟等人在宝庆城内武庙区第三国民学校,创设长沙文化书社宝庆分社

传播马克思主义。1924年,出任新宁县县长。次年回邵阳从事教育工作。1926年,宝庆学生联合会举行声援北京“三·一八”惨案群众大会,贺任大会主席。会后游行,贺走在队

伍前面,手执小旗与青年一起高呼“打倒土豪劣绅”,人称“白发青年”。“马日事变”后被捕入狱,出狱后退隐还乡,19508月逝世。

 

贺民范与长沙共产主义小组

 

贺民范东渡日本, 留学东京法政大学自治讲习科。 入学不久, 加入中国近代民

主革命家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 在这里,贺民范结识了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陈独秀,两人交往密切, 感情甚笃。五四运动后, 贺民范应湖南省都督府之邀, 出任船山学社社长、 船山中学校长。船山学社旧址原系两江总督曾国藩祠, 建于1875 年。 1908年, 清末著名思想家、 外交家郭嵩焘将其改为思贤讲舍。1914 年, 湖南教育总会会长、 都督府民政司司长刘人熙在思贤讲舍旧址创立船山学社, 以研究和弘扬明末清初大思想家、 大哲学家王船山的学术理论。 当时, 船山学社在湖南文化教育界影响很大, 北洋政府特批湖南省都督府每年从国税中划拨4000 块大洋, 作为学术研究专项经费。 贺民范深感肩头的担子沉重, 不敢有丝毫懈怠, 唯有兢兢业业组织社员研究、 发扬船山思想。 经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推介, 贺民范与毛泽东相识。 为了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贺民范成为毛泽东值得信赖的同志和朋友, 成为湖南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代表人物之一, 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 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创建人之一。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8 月版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有 3 处记载了贺民范的名字。 其一是:1920 11 月间, 毛泽东 “应陈独秀函约, 创建长沙共产主义组织。 参加发起者, 还有何叔衡、 彭璜、 贺民范等”。 其二是:1921 3 14 日, 毛泽东 “同何叔衡、贺民范等二十八人发起组织长沙中韩互助社,支持朝鲜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 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 毛泽东任中韩互助社通信部中方主任, 何叔衡任宣传部中方主任, 贺民范任经济部中方主任”。 其三是:1921 8 月中旬, 毛泽东 “与何叔衡创办湖南自修大学。 自修大学是在船山学社董事会总理仇鳌和社长贺民范支持下, 利用船山学社社址和经费创办的。 贺民范为首任校长, 毛泽东任指导主任,负实际领导责任”。

    最早酝酿在中国建立共产党的是陈独秀和李大钊, 中国的第一个共产党早期组织是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1920 年夏, 长沙已列入陈独秀的建党计划之中。 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后, 陈独秀委托毛泽东、 贺民范负责建立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 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是在蔡和森的提议、 督促下, 陈独秀的直接委托、 指导下, 于1920 11 月底 (或12 月初) 创立的, 是直属陈独秀、 李大钊创建的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 是其中的一个细胞。 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时, 在文件上签字的6 名成员是毛泽东、 何叔衡、 贺民范、 彭璜、 陈子博、 彭平之 。张国焘在 《我的回忆》 中说: “湖南长沙的共产主义小组是由毛泽东发动, 于1920 11 月间成立。”张国焘在党的创立时期分管组织工作, 应知此事。 “长沙小组的成员, 据毛泽东回忆, 正式发起时在文件上签名的有6 人。 至‘一大’ 召开时, ‘一大’ 筹备成员李达回忆有10 人, 张国焘回忆约 10 人。 这就是说, 长沙小组从初创时的6 人, 发展到 10 人。 在这些回忆中, 提到的人有毛泽东、 何叔衡、 彭璜、 贺民范、 陈子博、 夏曦、 彭平之。 公认的是前4 名。”

 

                               贺民范与湖南自修大学

 

湖南自修大学创立于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后、 中共湖南支部建立之前, 是中国共产党 “第一所研究、 传播马克思主义, 培养革命干部的新型学校”。 也就是说, 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所干部学校。 她 “为党培养了一批工农运动的领导干部, 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贺民范任湖南自修大学第一任校长。 湖南自修大学的学友有毛泽东、 何叔衡、 李维汉、 贺民范、 夏明翰、 毛泽民、 贺果、 杨开慧等30 余人。 蔡元培称赞湖南自修大学: “合吾国书院和研究所之长而活用之”、 “可以为各省的模范”、 “他们的主义, 实在是颠扑不破的。”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也促进了毛泽东在思想认识上的飞跃。 毛泽东第二次去北京、 上海期间, 正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 李大钊、 陈独秀相约建党的时候。 毛泽东在他们的影响下, 曾想组织 “自由研究社”, 研究马克思主义, 探讨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道路和方法。毛泽东向贺民范提出了利用船山学社的社址和经费, 以船山学社的名义创办湖南自修大学的设想。 贺民范完全赞同毛泽东的意见, 在毛泽东、何叔衡去上海参加中共 “一大” 这段时间里, 贺积极着手筹办湖南自修大学。上文引用的毛泽东给友人信中提到的胡适之,就是因提倡文学革命而成为新文化运动领袖之一的胡适。 毛泽东曾对日本的新村运动很感兴趣,于1919 年春编写出一个既详尽又周全的计划书,准备在岳麓山建设一个理想的新村, 并将计划书的一部分发表在1919 12 1 日出版的 《湖南教育月刊》 上。 建设新村的设想遭胡适反对。胡适不支持 “新村”, 却支持创办自修大学。1920 年, 胡适作了 《一个自修大学》 的讲演。 毛泽东依照胡适的演讲稿, 起草了 《湖南第一自修大学章程》, 亲自送到胡适家里,请胡适审定, 胡适作了相应的修改。胡适晚年旅居美国, 读了萧三的 《毛泽东的初期革命活动》 和胡华的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 后, 追忆起当年他对青年毛泽东的吸引和影响。 在1951 5 16 日和 17 日的日记中, 胡适回忆道: “毛泽东依据了我在1920年的 《一个自修大学》 的讲演, 拟成 《湖南第一自修大学章程》, 拿到我家来, 要我审定改正。 他说, 他要回长沙去, 用 ‘船山学社’ 作为 ‘自修大学’ 的地址。 过了几天, 他来我家取去章程改稿。 不久他就回湖南了。” 自修大学章程主旨是:第一, 自修大学学生研究学问的主脑, 是 ‘自己看书, 自己思索’。 自修大学里面的 ‘图书馆’ 就是专为这一项用的。 第二, 自修大学学生, 于自己看书自己思索之外, 又有 ‘共同讨论共同研究’。 各种研究会的组织, 就是专为这一项用的。 第三, 自修大学虽然不要灌注食物式的教员, 但也要有随时指导的人做学生自修的补助。 第四, 自修大学以学科为单位, 学生研究一科也可, 研究数科也可; 每科研究的时间和范围, 都听学生依自己的志愿和程度去。 第五, 自修大学学生不但修学, 还要有向上的意思, 养成健全的人格,煎涤不良的习惯, 为革新社会的准备。”贺民范起草《湖南自修大学入学须知》、《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 明确指出: “本大学鉴于现在教育制度之缺失, 采取古代书院与现代学校二者之长, 取自动的方法, 研究各种学术, 以期发明真理, 造就人才, 使文化普及于平民, 学术周流于社会, 由湖南船山学社创设, 定名 ‘湖南自修大学’。” 《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 还强调: “凡中等以上学校毕业学生, 不分男女长少, 具有自修能力, 志愿用自修方法以研究高深学术者: 经本大学证明认可, 得报名入学。 非中等以上学校毕业, 而具有与之相等之学科根柢者: 经本大学证明认可, 亦得入学。贺民范要求: “每一个同学入校, 我们要明白下列几项: (1) 以前进过什么学校?做过什么事? 家庭和个人的经济情形怎样?(2) 要研究那几科? 为什么要研究这几科?(3) 以前学过什么学科? (4) 愿来研究几个学期? 以后再作什么办法? (5) 对于人生观的主张。 (6) 对于社会的批评。 凡要入学的,须将上列六项用通信方法详细写出寄交本校学生会总书记转交学长评阅, 再行当面接洽决定。贺民范强调: “(一) 入校者每月须照缴伙食费杂费及学生会费。 (二) 入校后有投稿本校月刊的义务。 (三) 入校后有服从本校公约的义务。 (四) 本校为经费所限, 目前采完全自修主义。 凡自揣无自修能力者不必入校。”听到船山学社要办湖南自修大学的消息后, 年逾古稀的晚清进士恭学长拄着龙头拐杖来到船山学社大门前, 指着忙碌的年轻人大喊: “船山学社是表彰船山绝学、 阐发义理之讲舍, 怎能容你等喧啸!” 吓得年轻人赶紧找来贺民范。贺民范双手作揖上前施礼: “恭学长, 晚生们借用船山学社办自修大学……”贺民范话没说完, 只听见拐杖 “咚、 咚”杵地声起。 恭学长指着他的鼻梁斥责道: “一介老秀才, 不护圣贤, 却助邪风!”见行人越聚越多, 恭学长转向人群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叫说: “思贤讲舍是存国粹、 扬国学之圣地, 不容邪学。 我告诫妄想挤进船山学社之徒, 自行退出, 免遭驱逐!”诸如此类, 种种压力纷至沓来。 面对这些, 贺民范四处奔走, 多方斡旋。 先是团结知识界、 教育界、 新闻界的知名人士, 做通船山学社董事会总理仇鳌的思想工作, 争取仇鳌支持创办湖南自修大学; 再是突击吸收杨人杞、杨开慧、 陈章甫、 许文萱、 周毓明等人为船山学社新社员, 使船山学社的进步势力占据优势, 为通过在船山学社创办自修大学的决议争取力量; 三是多方沟通与省政府的关系, 以船山学社开展活动、 研究新思潮的名义, 继续向省政府领取活动经费。董事扩大会议召开那天, 贺民范面对强硬与湖南自修大学的保守势力, 慷慨陈词, 摆事实讲道理, 力争有更多的董事支持创办湖南自修大学。 在贺民范的据理争取下, 湘雅医学院董事长曹典球、 湖南省省长公署秘书长兼教育行动委员会委员长易培基、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孔昭绶、 长沙总商会会长左学谦、 长沙总商会会董章克恭等学界、 实业界名流表示, 坚决支持船山学社创办自修大学。最终, 与会董事、 社员举手表决, 以绝对优势通过 “在船山学社创设湖南自修大学之动议”。 湖南自修大学的创设, 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自办教育的首次尝试。 它的组织形式和办学宗旨, 都与传统的旧大学有本质的不同。中国的教育制度, 在春秋战国时期是聚徒讲学的私学制,唐、 宋以后是书院制。 到了清代, 书院盛行, 考据词章之学, 率以书院为中心。 清末, 取法欧美, 兴办学校, 偏重分班授课, 限年毕业。 从此, 书院旧制荡然无存。湖南自修大学总结书院与学校的优劣, 取其长, 去其短, 自成一种新型的教育制度。 其组织机构既不同于旧书院, 也不同于新式学校。 学校设校董会,由校董15 人组成。 校董由船山学社社员推举,负责筹办经费、 掌握办学方向。 校董会推举驻校校董1 人 任校长, 操持学校日常事务。 德高望重的贺民范即被推举为湖南自修大学第一任校长。 校董会另设名誉校董和学长, 名誉校董由捐资5000 元以上或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的大学校长担任, 学长负责指导学友自修、 考查学友成绩。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曾被聘为名誉校董, 中共 “一大” 组织人之一李达曾被聘为学长。湖南自修大学以 “采取古代书院与现代学校二者之长, 取自动的方法, 研究各种学术,以期发明真理, 造就人才, 使文化普及于平民, 学术周流于社会” 为教学宗旨, 集中体现了自修大学的革命精神。旧的教育都只注重个人如何成就、 个人自我修养, 所谓 “君子之学以美其身”, “大学之道, 在明德, 在新民, 在止于至善”, 培育忠君守节的奴才。 辛亥革命后, 一大批教育工作者、 改良主义者鼓吹教育万能, 也是把成就个人放在首位。 民国初年, 教育部所定教育宗旨是: “注重道德教育, 以实力教育辅之, 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德性。”1921 年, 又将其改为 “养成健全人格, 发展共和精神”, 依然没有超出涵养德性的狭小天地。 贺民范主持湖南自修大学教务后, 彻底摒弃这种腐朽的教育宗旨, 旗帜鲜明地提出办学的目的是 “以期发明真理, 造就人才”, 为 “革新社会作准备”。湖南自修大学招生不受学历限制, 凡确实具有相当中等以上学校毕业水平、 有志向学习、 愿意献身社会改造、 有自学能力的青年经学校考察认可, 均可入学。 湖南自修大学学友可以住校研究, 也可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即使住校, 也仅收一点伙食、 灯油、 讲义费,不需要多少金钱。根据办学宗旨, 贺民范决定湖南自修大学开设文、 法两科。 文科设中国文学、 西洋文学、 英文、 论理学、 心理学、 伦理学、 教育学、 社会学、 历史学、 地理学、 新闻学、 哲学等课程, 法科设法律学、 政治学、 经济学等课程, 学友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修或全修。 湖南自修大学学友学习过的书刊有: 《共产党宣言》、 《哥达纲领批判》、 《〈政治经济学批判〉 导言》、 《工钱劳动与资本》 (即 《雇佣劳动与资本》)、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 《英哲尔士论家庭的起源》 (即恩格斯 《家庭、 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帝国主义论》、 《殖民地问题提纲》、 《物种原始》、 《阶级斗争》, 等等。 从这些书刊的目录中不难发现,湖南自修大学学友极为注重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党的纲领、 路线学习, 注重将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与中国革命实际结合起来。为了方便学友研究马克思主义, 贺民范将原有的船山学社藏书楼改为湖南自修大学图书馆, 大量购置进步书刊, 供学友学习。 据1922 1 月编印的 《湖南船山学社图书目录》 记载,1921 8 月至 12 月, 船山学社购置书刊计 421 1004 册, 其中有 《共产党宣言》、 《工钱劳动与资本》、 《唯物史观解说》、《社会主义史》、 《马克思资本论入门》、 《新俄国之研究》 以及《共产党》、 《新青年》、 《新教育》 等书刊。湖南自修大学学友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方法, 是 “自己看书, 自己思索, 共同讨论,共同研究”, 将个人的研究与集体的研究、 个人的努力与集体的奋斗、 个人的思维与集体的智慧紧密地结合起来。这种学习方法, 从根本上破除了灌注式的死记硬背, 变被动的求学为主动的求学, 是教学方法上的一次革命。 当年一位学者著文赞美这一创举: “为将来中国自动教育之急先锋,为人格教育之好模范。”自觉、 自学, 是湖南自修大学的基本特点。 对于不自觉的学友, 学校有严格的纪律约束。 贺民范规定: 凡无自修能力, 对于所认定之学科不尽心研究者; 假名自修, 分心校外不正当事务者; 没有自觉性, 无向上要求者; 妨害公共秩序, 破坏其他学友及学校名誉者, 可随时取消学籍, 令其退学。为将共同讨论、 共同研究的学习方法落到实处, 贺民范在学友中组织经济学研究会、 哲学研究会、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等各种研究会, 每半月左右开展一次学术讨论, 相互交流学习体会。湖南自修大学开学后, 最初只有著名的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活动家夏明翰等少数人, 后来人员慢慢增多, 贺民范、 毛泽东等人自己也成了学友。 何叔衡、 李达、 李维汉、  夏明翰、 易礼容、 罗学瓒、 姜梦周、 陈佑魁、毛泽民、 陈章甫、 陈子博、 陈子展、 彭平之、 曹典琦、 廖锡瑞、 刘春仁、 戴晓云、 郭亮、 夏曦、 贺果、 王梁、 傅昌钰、 黄衍仁、 王会悟、杨开慧、 许文煊等都是该校成员。 可见, 湖南自修大学为党培养了一大批中坚力量。

                         

  贺民范与长沙文化书社

 

     驱逐张敬尧运动结束后, 毛泽东、 彭璜告别上海, 于1920 7 5 日在武汉明德大学经济系找到新民学会会员易礼容。 通过易礼容引荐, 毛泽东会见了恽代英, 参观了恽代英创办的利群书社, 还请恽代英介绍了开办书社的经验。恽代英是中国共产党一名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原籍江苏武进,1895 8 12 日出生于湖北武昌。1920 2 1 日, 恽代英创办利群书社, 经销 《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ABC》、 《新青年》、 《共产党》 等书刊。书社每天吸引着许多追求进步的青年和群众,是武汉地区宣传马克思主义新思想的重要阵地。在利群书社, 毛泽东受到很大的启发, 当即动员已参加利群书社的易礼容回湖南, 共同创办长沙文化书社。7 7 日, 毛泽东、 易礼容返回长沙, 住在储英源楚怡小学校。 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天时间里, 他们四处活动, 相继拜访了长

沙县新任知事姜济寰、 湖南省省长公署新任秘书长易培基、 周南女校校长朱剑凡、 长沙商会会长左学谦等人, 争取他们的支持, 邀请他们成为文化书社的发起人。 他们的参与, 使文化书社披上了 “合理合法的光环”。7 31 日, 长沙 《大公报》 刊载毛泽东起草的《发起文化书社》 文章说, 湖南人在湖南省内闹新文化, 外省人见了, 觉得稀奇。 有些人竟把 “了不得” 连在 “湖南人” 三字之下。 其实湖南人和新文化, 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严格说来还不能说湖南已有了新文化。 彻底说, 不但湖南, 全中国一样尚没有新文化。 若要说有新文化, 那是 “一枝新文化小花,发现在北冰洋岸的俄罗斯”。文章旗帜鲜明地指出: “没有新文化由于没有新思想, 没有新思想由于没有新研究, 没有新研究由于没有新材料。 湖南人现在脑子饥荒实在过于肚子饥荒, 青年人尤其嗷嗷待哺。 文化书社愿以最迅速、 最简便的方法, 介绍中外各种最新书报杂志, 以充青年及全体湖南人新研究的材料。 也许因此而有新思想、 新文化的产生, 那真是我们馨香祷祝、 希望不

尽的!”贺民范接到报纸后, 一口气将 《发起文化书社》 读了两遍, 他深深地感觉到, 湖南将迎来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新高潮。8 24 日, 《大公报》 再次全文刊登此文, 标题改为 《文化书社缘起》。 此前的82 日, 贺民范参加了在楚怡小学召开的长沙文化书社成立大会。 大会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 《文化书社组织大纲》。 大纲规定:“本社以运销中外各种有价值之书报杂志为主旨。 书报杂志发售, 务其便直迅速, 庶使各种有价值之新出版物广布全省, 人人有阅读之机会。”8 20 日, 经赵运文介绍, 租用潮宗街56 号湖南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的 3间仓库房子, 作为营业门面。9 9 日, 长沙文化书社正式营业。贺民范是长沙文化书社的投资人之一。长沙文化书社是由发起人捐资、 社会赞助创办的。 《文化书社缘起》 声明: “书社是由我们一些互相了解完全信得过的人发起的。 不

论谁投的资本, 永远不得收回, 亦永远不要利息。”《文化书社组织大纲》 明文规定: “本

社全部财产为各投资人所公有, 无论何人, 与本社旨趣相合, 自一元以上随时可以投入。”

文化书社聘请陈独秀、 李大钊、 恽代英、 李石曾、 左舜生、 赵南公、 杨端六为信用介绍, 约定罗宗翰为驻京总代表、 毛飞为驻沪总代表, 与全国各地书刊出版社建立广泛的联系。 在上海由陈独秀介绍, 上海商务印书馆、 中华书局、 亚东图书馆、 泰东图书馆、 伊文思图书馆、 时事新报社、 新青年社等, 均免去了押金。 在李大钊的帮助下, 北京新知书社、 新潮社也免交押金。 武昌利群书社出版的书籍, 恽代英亦优价供应。10 22 日, 长沙文化书社召开第一次议事会, 贺民范参加了会议。 会议通报投资人情况,共有姜济寰、 左学谦、 方维夏、 易培基、 王季范、 毛泽东、 匡日休、 朱剑风、 何叔衡、 易礼容、 周世钊、 彭璜、 贺民范等36 人, 投资银洋692.63 元。 其中, 长沙县知事姜济寰投资银洋228 元、 纸洋 77 元、 铜钱 100 元, 长沙商会会长左学谦投资银洋200 元。 两人合计投资银洋428 元。 贺民范投资银洋 5 元, 除姜济寰、 左学谦外, 贺民范的投资算是较多的。会议还公布了 《文化书社第一次营业报告》。据 《报告》 中 “销售书报杂志之略计” 记录, 至10 22 日共销售: “新青年八卷一号” 165 份、“八卷二号”155 份, “劳动界一号至九号” 各15 份, “新潮二卷四号” 25 份, “改造三卷一号”30 份,“旅俄六周见闻记”10 份, “新俄国之研究”30 份, “劳农政府与中国” 30 份等。12 29 日, 贺民范应邀参加在长沙县署召开的文化书社议事会临时会议, 与毛泽东、 姜济寰、 王季范、 熊瑾玎、 易礼容等人商讨文化书社 “另觅社址” 和 “添筹股本” 两个问题。文化书社最初租用的3 间仓库房 “坐北朝南, 前面有一道高墙, 中间开有黑漆大门, 进门是个方砖铺成的空坪, 空坪北面有一长排房屋, 靠东的两间木房, 就是书社的营业间。 由于该地僻, 营业间与街道又隔了一个空坪, 不适宜营业。”问题提出来后, 你一言我一语要求更换营业场地。经大伙一提醒, 贺民范意识到潮宗街56号这个地方确实不适合作书社门面。 他权衡再三, 在会上提出了租用船山学社房子的设想。大伙一听, 眼前一亮, 无不举双手赞成。很快, 长沙文化书社搬迁到贡院西街11号风水井附近船山学社右侧的房屋内。 这里房屋宽敞、 人流量大、 交通便利, 吸引了更多顾客, 文化书社的经营状况蒸蒸日上。据1921 3 月底统计, 书社销售的书刊已有书164 种、 杂志 50 种、 日报 5 种, 其中包括 《马格斯资本论入门》、 《社会主义史》、《阶级斗争》、 《马克思经济学说》、 《共产党宣言》、 《新俄罗斯研究》 等介绍马克思主义和苏俄情况的书刊。长沙文化书社搬到船山学社后, “为使中外各种有价值的书报杂志广播全省, 人人有阅读的机会, 文化书社采取了许多有力措施。”一是印发 《敬告买这本书的先生》 传单, 夹在新书内,动员读者协助介绍推销书刊。 二是组织读书会。 《读书会的商榷》 号召先进青年聚资购书, 共同研究, 既能节约经费, 又能看到很多书报, 收到较好效果。 三是在各地设立分社和贩卖部。 至1921 3 月底, 长沙文化书社已在平江、 浏阳、 武冈、 宝庆 (今邵阳)、 衡阳、 宁乡、 溆浦设立分社, 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楚怡小学、 修业学校等处设立了贩卖部。长沙文化书社宝庆分社是贺民范、 匡日休、 黄麟3 人筹资 30块银元创办的, 社址在宝庆县劝学所教育会前面 (今邵阳市中河街小学门口),1921 1 8 日正式营业。匡日休就是匡互生,1891 11 1 日出生于宝庆东乡天台山(今邵东县廉桥镇丰足村)。1919 5 4 日, 正在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读书的匡日休率领游行队伍, 冲进卖国贼曹汝霖的住宅赵家楼, 第一个点火焚烧了赵家楼, 引爆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 是年夏, 匡日休从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回长沙, 任教于楚怡小学, 次年任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教务主任, 与毛泽东等组织湖南学生联合会、 职工会, 开展革命活动。 当贺民范提出创办文化书社宝庆分社的设想后, 同为家乡人的匡日休、 黄麟积极拥护。宝庆分社发行了大量的进步书刊, 有《新青年》、 《向导》、 《新潮》、 《共产党宣言》、 《湘江评论》、 《共产主义ABC》、《五月一日》、 《劳农政府与中国》、 《劳动界》 等, 年销售量居7 个分社之首。 宝庆分社开办以后, 罗卓云、 蒋昨非等一批进步青年、 进步知识分子纷纷来书社购买新书,学习革命理论。 宝庆分社对于传播新文化、新思想, 推动宝庆县党团组织的建立, 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贺民范的影响和指导下,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彭钟泽于1921 年暑假期间回到家乡宝庆西乡匡家铺, 与休学在家养病的叔父彭柳贤商量创办进步书社。 叔侄俩一拍即合, 由彭柳贤出面, 以 “驻省宝庆隆中学友会与同乡会” 的名义, 租赁小商贩张命树的一间店铺, 创办了 “匡家铺文化书社”,后易名为 “宝庆文化书社隆中镇销书点”。彭柳贤负责经营, 彭钟泽负责从长沙、 宝庆等地购进大批进步书刊。 隆中镇销书点从创办之日起, 始终致力于推介新文化、 新思想和传播马克思主义, 给暮气沉沉的旧镇带来了盎然生机, 为境内青年和进步人士学习马克思主义创造了有利条件。1921 4 月, 长沙文化书社发布 《文化书社社务报告》 (第二期)。 《报告》 详细记述了自上年9 9 日开业以来至 3 月底的社务情况, 一反 “中国人营业总是秘密主义” 的做法, 将社务情况彻底公开。 《报告》 说: “现实的急务, 莫要于传播文化; 而传播文化有效, 则莫要于办 ‘文化书社式’ 的书社。”《报告》 谈到该社书报畅销的原因, “是社会对于新出版物的需要骤然迫切起来, 受了新思潮的正面激刺和旧思想的反面激刺”, 实在是一种可喜的现象。 《报告》 列举销售量较大的重要书籍, 有 《杜威五大讲演》、 《马格斯 〈资本论〉 入门》、 《社会主义史》、 《克鲁泡特金的思想》、 《晨报小说》 第一集、 《试验论理学》、 《白话书信》 等, 杂志有 《新青年》、 《劳动界》、 《新生活》 等。文化书社依照 《湘江评论》提出的 “民众大联合” 的思想, 以新民学会会员为骨干, 团结了湖南政界、 文化界、 教育界、 新闻界、 商界的知名人士, 不仅扩大了社会影响, 而且使文化书社成为联络各界的桥梁和纽带, 特别是成了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和党的创立时期中共湖南支部的秘密联络点。在这当中, 贺民范作为船山学社社长、 船山中学校长, 发挥了应有的作用。1922 4 月, 贺民范辞去船山学社社长、 湖南自修大学校长职务, 但他对长沙文化书社的关怀并没有减弱。 一年后, 贺民范回宝庆复任劝学所所长, 他对文化书社宝庆分社倾注了更多的心血, 宝庆分社比以前经营得更加出色。 直到1927 7月大革命失败时, 长沙文化书社宝庆分社才遭国民党反动派查封。

 

                    贺民范与毛泽东及其他名人

 

   1919 3 12 日, 毛泽东辞去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工作, 于3 14 日第一次到达上海。4 6 日, 毛泽东在上海停留 20 多天后返抵长沙, 住进长沙修业小学, 经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同班同学周世钊推荐, 担任修业小学历史教员, 每星期上课6 节。 从这时候开始, 毛泽东 “广泛接触长沙教育界、 新闻界和青年学生, 进行各种联络活动。正是在这个时候, 陈独秀将与自己已相识12 年 的老朋友贺民范, 介绍给了毛泽东。 陈独秀多次回忆起第二次赴日本的留学生活, 贺民范是一个思想激进的 “怪物”, 认为贺民范是创建中国共产党的中坚力量。是时贺53岁,毛26岁。贺民范与毛泽东建立联系后, 船山学社内厅很快就成为毛泽东开展革命活动的重要场所。 不久, 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 消息传到湖南,全省为之震惊。 毛泽东与新民学会会员、 各校学生骨干、 新闻界教育界代表联系, 提出在湖南开展爱国运动, 声援北京学生。 贺民范极力支持毛泽东的倡议, 第一时间在船山中学师生中披露北京五四游行活动的详情。5 7 日, 贺民范发动船山中学学生, 高举 “誓死争回青岛” 的旗帜, 参加了长沙各校学生联合举行的 “五七” 国耻日纪念游行。5 14 日, 贺民范参加省教育会各干事、 各校校长联席会议, 讨论 “协争青岛问题”。 “会议通过致北京军阀政府电文, 郑重声明 ‘倘我代表擅行签字,国民死不承认’, 要求罢免曹汝霖、 章宗祥、 陆宗舆等卖国贼的职务, ‘以谢国人’。”5 28 日, 湖南学生联合会成立, 公开发表章程, 宣布宗旨为: “爱护国家, 服务社会, 研究学术, 促进文明。” 贺民范选派自己最看重的学生代表参加了成立大会。6 3 日, 湖南学生联合会举行总罢课。 “罢课宣言写道: ‘外交失败,内政分歧, 国家将亡, 急宜挽救。’ ……夫学生之求学, 以卫国也, 国既不存, 学于何有!”贺民范亲率船山中学的全体师生参加罢课游行。 站在游行队伍中间, 贺民范那花白的长须格外引人注目, 给游行的学生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在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军阀的群众运动中,湖南学生联合会和毛泽东觉得急需办一个刊物,以提高群众的政治觉悟, 巩固群众的革命热情,宣传自己的政见, 推动五四运动的深入发展。”于是, 湖南学生联合会决定参照李大钊、 陈独秀在北京创办的 《每周评论》 的形式, 创办《湘江评论》, 聘请毛泽东为主编。7 14 日,《湘江评论》 创刊。 贺民范拿到创刊号后, 顾不得校长的矜持, 就蹲在船山中学教室门口,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 毛泽东在 《创刊宣言》中说: “世界什么问题最大? 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 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 什么不要怕? 天不要怕, 鬼不要怕, 死人不要怕, 官僚不要怕, 军阀不要怕, 资本家不要怕。” “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 所不遽取的方法, 多所畏缩的说话, 于今都要一改旧观, 不疑者疑,不取者取, 多畏缩者不畏缩了。 这种潮流, 任是什么力量, 不能阻住。”读到这里, 贺民范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连声叫 “好”。 毛泽东在《创刊宣言》 中还热情欢呼: “时机到了! 世界的大潮卷得更急了! 洞庭湖的闸门动了, 且开了! 浩浩荡荡的新思潮业已奔腾澎湃于湘江两

岸了! 顺他的生。 逆他的死。 如何承受他? 如何传播他? 如何研究他? 如何施行他? 这是我们全体湘人最切最要的大问题, 即是 ‘湘江’出世最切最要的大任务。”在这段话下, 贺民范用笔重重地做了记号, 他紧攥拳头, 暗暗使劲, 犹如待命的战士就要冲向战场。《湘江评论》 一共出版了4 期, 每期刊物一出来, 贺民范都如获至宝, 总是抢在第一时间阅读。 特别是毛泽东撰写的41 篇文章, 贺民范总是读了又读, 少则读2 3 遍, 多则读 56 遍。 其中有几篇充分反映 《湘江评论》 思想倾向的 “重磅” 文章, 如 《民众的大联合》、《陈独秀被捕及营救》、 《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 等, 贺民范还在课堂上通读, 组织全校师生共同学习。透过 《湘江评论》 这个平台, 贺民范增进了对毛泽东的了解, 两人之间的距离更加缩短, 贺民范内心深处 “找寻出路” 的信念更加坚定。自1919 5 月下旬开始, 五四运动的主要矛头直指日本帝国主义。8 月中旬, 湖南学生联合会领导长沙群众举行焚烧日货活动。 湖南督军张敬尧派军警强行解散学生联合会, 查封 《湘江评论》 第五期, 引起巨大的民愤。10 22日, 贺民范同湖南教育界1272 名代表联署发出公告, 揭露张敬尧派其私党操纵改选并控制省教育会的内幕, 反对张敬尧摧残教育事业。

1919 11 16 日, 湖南学生联合会重建。贺民范指派学生代表参加成立大会。 大会发表再组宣言, 指斥张敬尧 “植党营私, 交相为病, 如昏如醉, 倒行逆施, 刮削民膏, 牺牲民意, 草菅民命, 蹂躏民权”, 这个宣言, 实质上是湖南人民第一个驱逐张敬尧的宣言。

1919 12 2 日, 贺民范率领船山中学师生与长沙的学生、 教师、 工人、 店员、 市民等3万余人, 高举 “民众联合”、 “抵制日货” 的标语, 聚集在教育会坪, 举行焚烧日货大会,遭到张敬尧镇压。 张敬尧的这一暴行, 成为公开爆发驱逐张敬尧运动的导火线。

1919 12 6 日, 长沙各校学生再次全体罢课。 贺民范指挥船山中学全体教师和学生, 积极加入到罢课队伍中, 在学校大门口张贴出 “张敬尧一日不去湘, 学生一日不回校”的大幅标语, 向广大市民宣传 《湖南省城各校学生宣言》。驱逐张敬尧运动是毛泽东发动起来的第一次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政治运动。 在长沙各校总罢课的同一天, 各驱逐张敬尧代表团分赴北京、 衡阳、 常德、 郴州、 广州、 上海等处请愿联络, 使张敬尧的罪行大白于天下。 在湖南人民的大力声讨和湘军的步步进逼下, 张敬尧于1920 6 11 日晚, 将其住所 “镇湘楼” 付之一炬, 率部向北作鸟兽散。1920 6 26日, 张敬尧部全部撤出湖南, 驱逐张敬尧运动取得最后胜利。驱逐张敬尧运动是五四运动在湖南的发展, 是反帝反封建运动在湖南的具体表现, 也是 “民众大联合” 思想的又一次实践。 驱逐张敬尧运动培育了一批革命志士, 湖南教育界的进步人士都卷入了驱逐张敬尧运动。 这为马克思主义在湖南的传播, 为党的早期组织在湖南的创建, 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在长沙的建立, 准备了干部。“人老心不老” 的贺民范经过驱逐张敬尧运动的洗礼, 思想发生了根本变化, 更加坚定了 “冲破一切束缚, 战胜一切困难, 推翻旧世界, 创造新世界” 的信念。 他与毛泽东、 彭璜、 何叔衡、 易礼容、 陈子博、 彭平之、 夏曦、 郭亮等人, 真正由最初的激进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早期马克思主义者, 成为湖南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代表人物。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 毛泽东在长沙开办文化书社、 组织俄罗斯研究会、 创建长沙共产党早期组织、 成立中韩互助社、 创办湖南自修大学等。 每一个革命组织的建立、 每一次革命活动的开展, 贺民范无不积极参与。 贺民范既是组织者也是领导者。

贺民范与刘少奇。1920 10 月, 22 岁的刘少奇赴法国勤工俭学受挫。 刘从长沙 《大公报》 上读到一则消息, 说湖南成立了一个名为 “俄罗斯研究会” 的团体, 以 ‘研

究俄罗斯一切事情为宗旨 ……。报纸上还报道俄罗斯研究会组织湖南青年赴俄勤工俭学的消息, 并且说: ‘赴俄学习旅费花费较少, 到俄国后, 俄国政府可以优待, 不致冻馁。’ 因此, 赴俄比赴法容易”。 这个消息令满心郁闷的刘少奇再度兴奋起来——“莫斯科” 这个并不特别的城市, 因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而对中国的革命志士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 刘少奇早已在报刊上知道, 俄国革命工人和士兵在列宁领导下, 推翻了临时政府, 建

立起了工农兵政权。 他还了解到, 在列宁领导的这个工农兵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里, 没有剥削和压迫, 工人农民当家做主人, 苏俄政府还废除了沙皇时代同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于是, 刘少奇决定赴俄勤工俭学。经过多方打听, 刘少奇终于在船山学社一间极其普通的木板房里, 找到了仰慕已久的贺民范。 刘少奇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虬髯飘逸的长者, 只见贺民范身着一件普通粗布对襟长衫, 与其说是名学者, 不如说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您是贺民范先生吗?” 刘少奇有点怯生地问。“是呀, 请坐吧。” 贺民范笑着点点头,

指着身旁一把陈旧的木椅, 和善地说。 见刘少奇不敢坐, 贺民范问道: “你是宁乡人吧?”

刘少奇有点奇怪: “您怎么知道?”贺民范乐了: “我在宁乡呆过, 是半个宁乡人, 你一开口, 我就知道你是宁乡人。” 几句寒暄, 立刻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你找我有事吗?” 刘少奇坐到贺民范身边, 贺民范仍然微笑着问。“我想去俄罗斯勤工俭学。”“为什么想去俄罗斯勤工俭学?”“俄罗斯是十月革命的摇篮, 我要去那里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太好了, 我们国家太需要你这样有理想、 有抱负的青年了!” 贺民范一拍桌子站了

起来, “你懂俄语吗?”“我只学过法语, 不懂俄语。”“不要紧, 我这就写信, 介绍你到上海外国语学社去学习俄语。” 贺民范拿起毛笔, 当即写信给上海外国语学社负责人杨明斋。一边写, 贺民范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俄罗斯是一个共产党领导、 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国家, 你去俄罗斯之前, 最好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我正想加入呢, 但不知道要办理哪些手续?”“我给你介绍!”就这一问一答, 刘少奇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10 月, 刘少奇拿着贺民范写的介绍信, 找到上海法租界内的霞飞路渔阳里6 号(今淮海路铭德里567 6 号), 进入以陈独秀为首的共产党发起、 在共产国际代表帮助下创办的上海外国语学社。 翌年7 9日, 刘少奇与任弼时、 萧劲光等人到达莫斯科。 数日后, 被安排

进了以贯彻列宁提出的 “以民族和殖民地革命问题, 办一所培养东方各民族的革命干部为由” 创办的、 斯大林任校长的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这年冬天, 刘少奇由社会主义青年团转入中国共产党。1942 年春, 刘少奇在写给奥地利医生罗生特的信中说: 在1920 年的冬天, 即由湖南一位相信社会主义的老先生贺民范介绍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52 年, 刘少奇应苏联大百科全书编委会之邀, 撰写阅历, 后经王光美修改发表。其中说:1920 年, 在长沙参加 S.Y. (社会主义青年团)。

      贺民范不但介绍刘少奇参加湖南俄罗斯研究会、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还介绍任弼时、萧劲光、彭述之等名人加入湖南俄罗斯研究会,赴上海学习,从此改变了他们的人生道路。当时上海外国语学社的学员最多时不足50 人, 湖南占22 人, 其中有18 人是贺民范介绍去的。这些人大都成下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

 

                                                                    

 

顶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