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与蔡锷的师生情

【发布日期:时间:2016-01-12 16:04 】【点击率: 】【作者: 陈扬桂 】

 

朱德与蔡锷的师生

 

 

在中国,我一向钦佩的是蔡锷,他是现代军事科学最优秀的早期专家。         ——朱德

 

抗日战争时期,人民军队的缔造者朱德在给中高级将领讲课时说:我一生中有两个老师,一个是蔡锷,一个是毛泽东。参加共产党以前,我的老师是蔡锷,他是我黑暗时代的指路明灯;参加共产党以后,我的老师是毛泽东,他是我现在的指路明灯。事实上,朱德生前多次提到自己早期的革命导师蔡锷,也亲自关心过蔡锷的后人和以蔡锷名字命名的松坡图书馆。

中国历史长河中,朱德和蔡锷这两位风云人物,相处时间虽只有5年多,相互理解,相互倚重,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师生相识讲武堂

 

1904年,蔡锷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国参加革命运动,先后在湖南、广西任职。1911年初,蔡锷出任云南新军第19镇第37协协统兼讲武堂教官。此时朱德正在讲武堂步兵科学习。在朱德眼里,比自己只年长四岁的蔡锷虽然“体弱面白”,但学识渊博,讲课精辟生动,而且为人沉静庄重,处事稳健干练,因此他对蔡锷敬佩不已。而在蔡锷看来,朱德勤奋好学,沉毅果敢,秉性与自己相似,又当过体育老师、打过仗,社会阅历丰富,是不可多得的将星。师生在讲武堂一接触,便有相识恨晚之感。

朱德从讲武堂毕业后,蔡锷把他留在协里做军需工作。经蔡锷特许,朱德可以自由出入蔡宅。在蔡锷家里,朱德读到很多进步书籍,接受了不少新思想。当时蔡锷正利用工作余暇,辑录曾国藩、胡林翼治兵言论,编著成《曾胡治兵语录》一书,朱德得以先睹为快。后来国共两军都将此书列为士官必读之书,蒋介石在原书基础上增加“治心”一节,印发给黄埔学生人手一册。而后来担任八路军总司令的朱德则派人为《曾胡治兵语录》作白话注解后,发给八路军将士阅读。

朱德在做军需官时,一次和士兵谈起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情形时,被巡营的都督府统制钟麟听见。钟麟说朱德宣传异端斜说,蛊惑人心,将他逮捕法办。蔡锷闻讯后,挺身而出保护了他。

1911年重阳节那天,临时革命军总司令蔡锷宣布举行起义,火线提拔朱德为连长。在“重九起义”之后的几次战斗中,蔡锷论功行赏,很快就把朱德擢升为少校,在一次全军大会上,还特别褒奖了朱德,说他是获得“援川”和“光复”两种勋章的勇士。这让朱德受到很大激励,也让他十分感动。蔡锷还经常找朱德谈话,既关心他个人的成长,也常问及他家庭的情况。他们的感情在这样的交往中越来越亲密深厚。

 

国有危难用良将

 

191512月,袁世凯复辟皇帝。已被袁世凯召回京城软禁的蔡锷,设计脱身,潜回云南,组织军队讨袁。在此之前,他写信告诉朱德,将于1225日在昆明举行起义。25日黎明,朱德率领他的部属赶到了昆明,被蔡锷派往纳溪前线。朱德临危受命,与数倍于自己的敌人血战三天三夜,最后攻占纳溪,大获全胜。

棉花坡战役是护国战争中最激烈的一仗,因先锋团总指挥董鸿勋重大失误导致战局恶化。危难之际,蔡锷将朱德叫到,指着地图说:“玉阶(朱德字),棉花坡地处咽喉地带,我军和曹锟部集结在咽喉两端,就好比一条河的两岸。如果我们冲过去炸开那边的堤岸,曹锟就陷入灭顶之灾,相反,如果曹贼了我方堤岸,我全线崩溃。我调你来,就是要你去炸开对方堤岸,你明白了吗?”望着日渐消瘦蔡锷一脸焦虑,朱德拍着胸脯,立下了军令状:“请总司令放心,朱德保证完成任务!”

朱德设计了一个三路兵马互相配合的作战方案苦守阵地,拖住敌人,接应了护国军的总攻。曹锟的数万之众,好像决了堤岸的水,稀里哗啦全垮了。

棉花坡之役,朱德率兵激战几个昼夜,艰危备尝,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立下奇功。在整个讨袁战争中,蔡锷运筹帷幄,指挥若定,朱德果敢勇猛,忠心耿耿。对此,蔡锷对朱德十分信任和赞赏。他总是将重担交给朱德,朱德也不负厚望,总能出色完成任务。

 

驻马抒联写豪情

 

19161月,蔡锷率朱德等滇军将士向四川前线进发。当时,蔡锷的喉头结核病已经十分严重,随时可能危及生命。朱德心痛恩师,劝他不要亲自出征。蔡锷却说:“反正我的日子也不多了,我要把全部生命献给民国。”

蔡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矢志不渝地为着民国的前途和命运而进行着不屈的斗争。他的这种为国家为民族敢于担当重任和勇于牺牲的精神对朱德震动很大。一路上,朱德关心着蔡锷的身体,不敢轻易离开他的身旁。他们昼夜兼程,跋山涉水,来到了泸州叙永雪山关。雪山关位于滇、贵、黔三省交界之,地势险要,是滇黔通往川南的要隘,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当关据一夫,万马应裹足蔡锷立马关口,回望已经走过的崎岖蜀道,仰望头顶青天,回想起率领护国军将士夜渡赤水的壮烈场面,不禁豪情奔涌,慷慨激昂地吟咏起来:“是南来第一雄关,只有天在上头,许壮士生还,将军夜渡。”

朱德见蔡锷说出上联,举目四顾,但见烟波浩渺,黔岭云横,赤水蜿蜒流经眼底。顿时激情满怀,稍作沉吟,便对出下联:“作西蜀千军屏障,会当秋登绝顶,看滇池月小,黔岭云低。”

朱德的话刚一落音,蔡锷就情不自禁地夸奖道:“好,对得好,有气势!玉阶真乃文武全才。”

这副由蔡锷和朱德合拟的对联,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军旅之艰险,勇士之气度,全都跃然如见。后人把这副对联刻在了雪山关口小庙的石柱上。当时,朱德只是护国军第一军第三梯团第六支队长,而蔡锷则是护国军的总指挥,两人职务如此悬殊,在战火纷飞的火线上,竟然有雅兴唱和对联,足见他俩亲密无间的深厚情谊。

 

朱德终身怀师恩

 

19167月初,蔡锷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直到8月底方才前往日本治疗。蔡锷动身那天,朱德和战友们一起到码头送行,望着将军渐渐远去的瘦弱身影,朱德心里难受极了。

两个月后的118日,蔡锷病逝于日本。噩耗传来,朱德万分悲痛,含泪撰写一联,哀挽自己尊敬的革命导师战友:“勋业震寰区,痛者番,向沧海招魂,满地魑魅迹踪,收拾山河谁与问;精灵随日月,倘此去,查幽冥宋案,全民心情盼释,分清功罪大难言。”蔡锷不仅是他的长官,也是他多年来依赖的良师益友。蔡锷的离世,让朱德一时备感失落和迷茫。所撰联语,既寄托了朱德对蔡锷的哀思和景仰之情,也从心底发出一声“收拾河山谁与问”的叩问。

蔡锷去世后,朱德一边忙于军务,一边筹划组织悼念蔡锷的活动。1126日,他倡议在纳溪建一座松坡铜像和昭忠祠,得到纳溪军民的一致拥护。29日,他又牵头筹备追悼大会,把121日至7日定为追悼日期,逐日安排了悼念活动。在这七天里,朱德天天都亲临灵堂巡视。

多年后,朱德还经常谈起蔡锷,并撰文怀念他。对蔡锷的后人,朱德也是关怀备至。1949湖南一解放,他就派人到长沙寻找蔡锷的后裔。1950627日,朱德在家中接待了蔡锷的儿子蔡端。他亲切地握着蔡端的手,向他问寒问暖。1961123日,朱德与夫人康克清在中南海的家里再次召见了蔡端夫妇及他们的5儿女,详细询问了他们一家人的工作和生活情况。197313日,已经87岁高龄的朱德最后一次召见蔡端,不顾医生规定的会客时间,兴致高昂地与蔡端交谈了一个多小时谈话。朱德与蔡锷的交往时间虽短,但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却延续了一生。 

    

    作者:陈扬桂    

 

顶部】【关闭